万达撤资幕后:集团遭遇危机 连续两年免费捐赠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上一段王老板亲语“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发生在2018年1月20日,万达集团在哈尔滨召开的2017年工作总结会上。


那一天是农历腊月初四,大寒。这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又是在中国最冷的一座大城市里,王老板总结着万达历史上“最难忘的一年”。


2017年5月7日,大连一方主场2比1击败深圳佳兆业,继续稳固自己中甲榜首的头名座。尽管由于连续两个赛季的冲超失败、而让渡了部分俱乐部决策权,但是身为大连足球头号幕后推手的王老板,还是对一方的连胜势头感到满意。


就在一方赢球的4天前,遥远的东南亚,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 CREC没有按时就“一带一路”框架内极为重要的吉隆坡大马城付款,决议收回大马城项目。


那一天令国人震惊,身为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的国企中铁,怎会连“区区”196亿的意向金都拿不出?


数天后,答案揭晓:和中铁“抢生意”的不是料想中的竞标对手日本东JR,而是中国大陆的一家本土企业——大连万达集团。


这个让国家看上的“大马城”,当然不仅仅是个地产生意,更重要的,它是李总理提出的一个野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从昆明经泰国、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条东南亚铁路大动脉的核心枢纽。


如果能够被中铁拿下、纳入进“一带一路”的版图,那么大马城将成为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这对于中国商贸打通陆路、绕过马六甲海峡、南下太平洋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10天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他来北京的第一站,竟然没先去拜访傲镇帝都的众多中国高级官员,而是去了长安街的万达集团总部,一脸堆笑地“参见”中国首富。


那一天王老板与大马总理的会面,场景布置隆重得如两国元首的国事会面。他们端坐各自国旗之前,主要议题就是民情沸腾的大马城项目。


第二天,王老板以企业家身份高调参加“一带一路”论坛。会后,他野心勃勃地对央视的记者说:“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就在纳吉布在拜见王健林的当晚,还和中国的中央领导会面了,这是王老板知道的;然而仅此一个会面,万达就被纳吉布pass掉了,这是那一夜的王老板想不到的。


两个月后,大马城重新招标,马来西亚政府共收到九份标书。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国国企和两家日本公司,代表中国参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建、葛洲坝、中交建、万科等。


2017年6月,毫无征兆一般,中国银监会突然把矛头指向大连万达集团,要求排查授信风险。倾瞬之间,万达共计6个境外项目的融资遭到管控,输送境外的现金流一夜被封。


28年来专注空手套白狼的首富大人,第一次慌了神。空手道赚钱,来得快、去得更快。


从那时起,“变乖”的王老板开始识趣地对国内媒体表态:“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在胡润榜上,王健林家族是2015和2016年的中国首富,但2017年一下跌至第五名,2018年仍排名第五(总财富为1400亿元),而到了2019年,排名滑落到了10名开外。


在受到银监会痛击之前,万达累计在海外(美国、欧洲、澳洲、印度)投资了近2500亿元。但是意料之外的2017年,不仅让万达消失于世界财富500强榜单,还将万达从中国五大地产公司里的营收冠军,变成了2018年的倒数第二。


王老板之前的目标是,“到2020年万达要达到资产2000亿美元,市值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利润100亿美元,其中来自海外的收入要超过30%”——简称“2211”战略。


2017年,为了融资、还银行贷款、降低负债率,万达集团以438.44亿元的“白菜价”,将13个文旅城项目91%的股权卖给了融创,以199.06亿元将旗下77家酒店卖给富力,同时放弃收购美国电视制作公司迪克·克拉克,出售了万达在英国伦敦和澳大利亚的项目。


出售部分文旅、酒店版块,被外界称为万达的壮士断腕,可这几乎已让集团的主业被腰斩。与此同时,新业务亦不见起色。


横生枝节的除了业务,王老板更是在与融创、富力的签约仪式上,似乎就某些条款细节没有谈拢,而与孙宏斌以及富力董事长李思廉,当着一大群记者的面钻进了小会议室里“临时谈判”。


两小时后,三人面带笑容携手走出会议室,见多识广的王老板笑对记者解释道:“我们在等打印签字,其实打印机慢,然后看网上的直播,说现场传出了争吵、摔玻璃杯的声音。谣言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我们三个人)明明是谈笑风生。”


哪怕是在会议室里摔杯子,但在媒体面前也得称兄道弟。就像被“警告”之后,万达再也没有出格的资本外流,大家都是体面人。


在中国,仅仅是个商人的时候,都想着自己不仅是个商人;等到真的不仅是个商人的时候,又希望自己仅仅是个商人。


2018年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均被列入限制投资行业,而这些恰恰都是万达此前海外投资的主要领域。


虽然万达在2017年就卖掉了在西班牙最重要的项目——西班牙大厦,但2018年初突然从马德里竞技俱乐部撤资,才算是真正在国内足坛引发了对万达海外资本回流的关注度。


原本西班牙方面的媒体认为,万达是寄望于马竞新球场的周边开发,以及郊区新训练基地的地产项目,未来还可能染指卡尔德隆球场拆除后的地产。


遗憾的是,这些假想在万达卖掉西班牙大厦、全面退出西班牙地产市场时,就已是泡影。


万达的撤资对马竞的运营并无任何影响,和卖掉西班牙大厦一样,万达出售马竞股份套现的5000万欧元收入,也只是勉强填平了当初购入股份的坑。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月25日,大连市召开了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谭成旭当选时任大连市长。而就在履新仅仅18天后,谭市长就出现了万达集团总部、王董事长的会客室内。


那次会面,对于大连一方俱乐部的命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正式落停了王老板携万达集团重新掌舵大连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部署。


2018年之于王健林家族至关重要,这是万达集团的30周年,王健林那时曾语,“今年是万达成立30周年,古人云‘三十而立’。国际上有一个公认标准,10年以下是短寿企业,10年到30年是中寿企业,30年以上是长寿企业,万达正站在长寿企业的新起点上,所以今年对万达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年。”


想让大连队达到立足中超、再创辉煌的水平,首要的便是注入大牌外援和大牌外籍教练,而从马竞搜罗巨星,对于万达无疑近水楼台。


尽管王老板彼时已经卖出马竞的股份、理论上对马竞不再享有控制权,很难像日后苏宁把米兰达从国际米兰带到江苏那样轻松。但是事实上,万达持有的马竞股份并未出售给马竞大股东希尔家族,而是卖给了2017年11月才进入马竞董事会的量子太平洋基金。


同时,万达集团对马竞足校和万达大都会球场的冠名合同始终未变,双方在中国足球领域合作的战略协议也并未发生变动,因而从马竞购人对于万达来说依然轻松。


于是,4800万欧元打包卡拉斯科+盖坦,直接掀起了大连足球的疯狂热浪,也让大连一方当时的阵容身价冲进了中超的前列。


2018年三月末,万达又向中国足坛砸出了一枚重弹:德国名帅、曾带领皇马夺得2007/08赛季西甲冠军的舒斯特尔,驾临大连,取代了前三轮一败涂地、对更衣室失去控制的马林。


事实证明,一分钱一分货,舒斯特尔与卡拉斯科最终也成为了大连一方2018赛季艰难压哨保级的功臣。


在2018赛季的初始阶段,响应大连市政府号召的王健林,在赛季开始前2周紧急为萌生退意的大连一方注入了救命的资金,帮助球队顺利引援、备战、参赛,也给大连全城球迷留下了职业足球的火种。


当时,大连市政府向万达承诺,2018年内会协调解决大连足球发展的若干问题,其中就包括一方足球俱乐部被司法冻结的账户、股权转让及一方前任股东历史遗留的巨额债务问题。


大连市政府和大连足协方面之所以会做出承诺,就是为了确保万达当时能够出手拯救一方俱乐部,同时也能够在2019年让万达顺利完成接盘,永保这家大连中超独苗球会的稳定。


对于王老板本人而言,经历了2017年国门内外的风波巨浪,也希望能够通过对国内文化事业的投资,重新挽回万达的社会形象,特别是大连和万达集团在足球层面的昔日光辉,这对于集团自身和大连市有关方面都是迫切需求的。


王健林在2017年初时就说过,“假如恒大一直这么一花独放下去,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来跟他们掰掰手腕!”


一直到2018年10月26日,在大连的棒槌岛召开的“大连足球发展座谈会”上,王健林这位人尽皆知的一方足球俱乐部幕后金主,才正式褪去面纱,在台面上亮出了席卡。


那次规格甚高的会议,除了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和大连市委常委、市长谭成旭出席,还因为有了王健林的参加,引起了媒体与球迷的广泛关注与议论。


会上,王健林正式以“一方俱乐部主人”的身份,提出了希望用3到5年的时间重返亚洲一流行列的愿景,更是暗示在未来3到5年内,会给大连足球一个稳定的资金投入。


2019年4月29日上午,大连市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奠基仪式,暨大连市政府与万达集团共建校园足球基地校签约仪式,同时举行。


根据协议,万达集团每年出资5000万元支持大连各区市10所小学建设校园足球基地校,为每个基地校建设6支不同年龄段的足球队,每个基地校聘请8—10名高水平中外青训教练,每年组织10所基地校开展主客场制的少年足球联赛,并支持10所基地校开展国际少年足球交流。


规划显示,大连足球青训基地项目占地22公顷,总建筑面积9万平方米,总投资20亿元,规划建设23块训练比赛场地,其中12块标准球场,6块灯光球场,2块草坪加热球场、2块室内球场以及1块5000座比赛球场。青训基地涉及5栋大楼,配备各类配套设施,大连足球青训基地计划2019年12月投入使用。


这是王健林重返大连足坛后,送给大连这座城市的一份厚礼。同时,对于大连市有关方面而言,也不会“亏待”王老板的情谊。


就在这座足球基地举行奠基仪式的20天前,2019年4月9日,由万达集团投资建设的万达体育新城,举行了奠基仪式。


据大连市国有土地使用权交易中心的消息显示,2019年3月29日,地块为大城(2019)-5号宗地被万达地产以底价摘得,该地块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岭西路以北,朱棋路东侧,用地面积约397400㎡。此地块成交总价为347554万元,成交楼面价约5422元/㎡,溢价率0%。


5个月后,万达体育新城大盘首开,开盘两小时即销售12亿,刷新了大连开盘销售记录。


在中国足坛,足协变幻莫测的联赛政策一直是左右各家俱乐部投资人投资热情的“风向标”。万达在新时期重新涉足职业联赛,一样无法幸免。


早在2018年初重新参与一方俱乐部时,足协刚刚祭出半年之久的外援调节费政策,就给了一心响应市府号召、帮助一方俱乐部起死回生的万达,当头一棒。


最后耐着性子,万达还是跟随着北京中赫国安(巴坎布)的脚步,向中国足协替卡拉斯科缴纳了巨额的调节费。但是这种有苦说不出、有钱没法花的困境,让决意叫板恒大王朝、快速实现大连足球复兴的王老板如鲠在喉。


世事难料,几乎同样的场景又出现在2018年末的四大帽和2019年末的300万欧元外援限薪帽上。这些政策看似是均贫富,然而细品,到底是遏止土豪参天,还是阻止中产越级?


300万欧元的外援工资帽,加上至今不取消的内援调节费,结合着当下中国本土优质国脚的稀缺,这让很多雄心勃勃、花费巨资请来超级大牌外教掌舵的中产阶级俱乐部,根本没有实现阶级跃升、撼动顶层豪门的途径。


贝尼特斯之前还曾表示,“万达给我提供了一份宏伟的计划”,然而新政一出,这份计划之宏伟可能顿时成了镜花水月。


外援限薪政策的实质,到底是给小俱乐部减负,还是给某些大俱乐部永保王朝稳固而护航?


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这篇文章想要讨论的核心,但是在实质上它确实造成了以大连人俱乐部(一方)为代表的一些中产阶级俱乐部,无法通过注资来实现快速崛起,从来通过创造成绩来为母司品牌背书。


万达给出的数据是,除了给俱乐部支付中超运营资金,同时投资20亿在大连建设了足球青训中心(前文提及),投资近10亿元组建了U12至U21、约350人的足球青少年队伍,签订了10年5亿元支持大连10所足球重点小学的协议。


王老板付出大量财力和人力的背后后,大连足协在2018年初的承诺却未能兑现,甚至包括大连石灰石矿项目的落地,也至今未得落实。


https://www.blmebike.com

万达在1月1日的声明中明尽委屈之意,称至今没有获得一方足球俱乐部的股权,俱乐部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连俱乐部账户都无法使用。


目前,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的股权仍由大连市足协托管,这像极了2017赛季末的状态。而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股东则是大连一方集团有限公司和大连一方地产有限公司,前者占股95%,后者占股5%。


这两家公司背后股权持有人均是孙喜双,包括俱乐部的法人张家志也是一方集团的高管。


如此情形,万达集团等于连续两个赛季如捐赠一般的给予俱乐部注资,却没能拿到任何权益的回报。


早在四年半前对大连阿尔滨接手时,关于当时俱乐部的出资比例就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万达出资50%,一方25%,政府支持25%;而另外一种是万达出60%,政府出30%,大连一方出资10%。


无论是哪种说法,这其中都不可忽略的,都是万达和政府的支持力度才是真正决定这支球队命运的关键所在。一方集团从来就没有打算、也没有实力单独把玩一个俱乐部的命运。


这支球会表面叫大连一方俱乐部,内在是大连“三方”俱乐部。但是到头来,三方之中出资力度最大的万达越来越有冤大头的感觉,此时的退出俱乐部也就不难理解。


眼下最为火烧眉毛的,恐怕就是群龙无首的大连市政府(将万达请回大连足坛的谭市长,两个月前调任鞍钢任党委书记),以及惶惶终日、心系球队命运的大连球迷了。


对于王老板与万达而言,向大连市民做出过的承诺不会退缩,巨资兴建的足球基地更是承诺的现实化标物。加之大连刚刚拿下世俱杯和亚洲杯的举办权,不论从哪个角度,万达都不会再像二十年前那样,轻易地退出大连足坛。


收购大连千兆,或是另起炉灶,亦或是尽快完成一方俱乐部股权持购的最优解(这也是万达此次“揭竿起义”的最终目的),答案不会太远。


王老板曾说过,企业经营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道”,即“一分钱不出,凭借品牌就能挣钱。”


然而足球项目不同于文旅城、不同于商业广场、不同于影视院线,甚至不同于铁人三项和马拉松。


上一篇:万达撤资幕后:接手时留隐患 和一方捋不清的关 下一篇:上港澳洲冬训15天热身4场 受困人员不整7大将缺席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